2016年6月24日 星期五

西方哲學我見(一)

西方哲學,近似一種思想遊戲。但他們的想法,基本上沒有可操作性。而且,他們只是思想「人為何生」這課題,是人界的,並沒有突破神學的高度。甚麼是可操作性?
第一,哲學家們想到的,連他們自己都沒有做到。他們思想關注的是個體,不是大眾。例如西哲有提出「超我」的想法,但哲學家沒有達到這個層次,証實不了,停留在思考是不是真有「超我」的存在。於是他沒法教育大家如何完成超我,留給了只是一個疑問。
第二,若以人界的角度,像儒家,它提出君子之行的具體準則,經過帝王的推廣,社會上,的確有些人能實行,於是社會變得接近孔子的理想,孔子關注的,是大眾,也算是一種成就。而西哲因關注個體,並且無法實行,於是對社會來說,是沒有意義的。

本願功德

這就涉及「本願功德」或者叫「本願力」,大家看看悲華經,可以看到釋迦佛所發下的500大願。 本願的根本,就在於慈悲心,你依據對眾生所產生的慈悲心,所發出的利益眾生的願望。 這個願望,會推動你,但你必定要不斷重複的做,來實踐及証明你做得到,直到時間到了,你所做的已經完全實踐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