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

患重病的少年

在很久遠以前,有一個少年,他身患重病,但時刻想念著父母的養育之恩。
他知道自己可能命不久矣,於是非常擔心父母會因此難過。
這個少年,於是每天早上,都默默向佛祈禱,希望佛菩薩加持他的父母,讓他的父母長壽。
少年心裡想:人生苦短,有生就有病有死,世間都是無常,自己也不對世間的一切,有所留戀,唯有擔心父母傷心。
這時,有一道光,射進了少年的房舍,光中發出聲音:少年,你孝順,並且能看破無常,你將有善報,你不用擔心你的父母,我會讓你的父母往生天上,你就安心吧。
少年聽到這聲音,深感奇妙,也深信不疑,知道自己的父母可以往生天上,就不再擔憂自己的病。這一晚,少年安靜的離世,他的父母固然傷心,可是他的父母,因此也感到世間無常,有生就有病和死,無人可以避免,想著也有一點釋懷。

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

受記了還得繼續修行

即使你受記了,佛印可你將來成佛,但是,你可能還是得要再繼續修行許多「劫」,才能成就。一劫有多久?大約幾十億年。
世尊從燃燈佛受記後,也要再修九十一劫,才到今生成佛。
所以,你立志成佛,還是需很長的時間。
有沒有可以更快成佛的方法?有些佛經所教的,可以加速你成佛的時間,最極致的,其中有「法華經」中,有關龍女成佛的一品。
龍女成佛有甚麼特別?首先,她是女身,在佛法中,女身原則上不能成佛,她因修法華經,辦到了。
另外,龍女在一瞬間就成佛了。這是馬上成佛。這裡是一個隱喻,表示「法華經」的神奇威力,可以使不可能成為可能。

北俱盧洲

佛陀說,娑婆世界的眾生剛強難化。在這裡,南膽部洲,我們這裡的眾生有各種差異,私慾非常重,很難才有人肯相信佛法。
我們看看生活中,別說要勸導人信佛,即使你想勸導別人不做惡,人類的狂妄自大,為了私利,不擇手段,已經非常難處理。
有些人,前生積了一點福,今生富貴,他們生活無憂,甚麼事都不想做,只想著如何享樂,或者如何獲取更多利益。你要他放下這些享樂,精進修行,去做利益別人的事情,難上加難。
所以,貧窮的人,因為生活困苦,想擺脫困境,還會試圖相信佛法,試圖修行,去改變來生或今世的命運。相反,富貴的人,生活無憂,甚麼事都不想做,你想他去改變,他覺得已經很滿足,不想吃苦了,於是任何事情都不去做,你勸他放下名利,非常困難。信佛更加難。
南膽部洲有這等困難,尚幸,還有世尊在這裡出世,教導我們,我們還算有福份攝受佛法。但在北俱盧洲,那裡的人,壽命二千,生活無憂,每天只是玩樂,不事生產。那裡連佛菩薩也不敢踏足,因為那裡的眾生,幾乎無法可以教化。
小玄有一個願,我願去北俱盧洲,試圖去那裡做利益眾生的事情,那裡的眾生,失卻正法,耽於享樂,無聞佛法,將來只會向下沉淪,悲念南膽部洲的眾生之難,也悲念北俱盧洲的眾生之難。若然真能到那裡行善,儘管可能效果極微,甚至沒甚麼效果,但小玄也願去,試圖盡一點棉力,能辦多少就辦多少,全因悲念眾生,也願為世尊解化此難,不計得失,盡心盡力去辦好。

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

白靈,關好華

威爾士女神關好華(Gwenhwyfar)被認為只要存在衝擊岩石海岸的衝浪就存在了。為了她的明智判斷而受到讚揚,有人預言沒有人可以在沒有她的情況下統治威爾士。因此,她與判斷有關。判決會邀請你成為生活中的女王 - 統治我個人的境界正如Gwenhwyfar統治威爾士一樣。
Gwenhwyfar是威爾士的前身,是亞瑟王的妻子,女王Guinevere。她的名字的意思是“白色幽靈”。在Culhwch(郭赫慈)和Olwen(敖雲)的故事中,據說她有一個妹妹Gwenhwyach(關好芝)。在中世紀的Vita Merlini(Life of Merlin)中,魔術師與Guenevere一樣的Guendoloena(官都尼奧安娜)結婚,這個女人像Blodeuwedd(寶迪威)一樣,是用鮮花製成的。
Gwenhwyfar體現了土地,與她的聯合賦予了國王統治權。她的兩個戀人,亞瑟和蘭斯洛特,代表了神聖統治者的兩個方面 - 年老而無能為力的國王和他年輕的追求者,或者替代者。作為一個主權人物,Guinevere將永遠被一個騎士或其他人抓住,他的眼睛是王位。在亞瑟缺席的情況下,邪惡的莫德雷德聲稱擁有王權。他不是亞瑟的兒子,而是Guinevere的丈夫,他試圖強迫她與他結婚。
她在這裡被描繪成五月女王,或者是她的情人或未婚妻的女神,持有一株山楂。根據一些說法,她有三重形式,亞瑟的妻子,以及死亡和光明之神的女兒。
閱讀中的這張卡片顯示了一個快樂的時光,因為5月份帶來了美麗的新增長和繁榮。陰霾和情侶在你身邊旋轉,誘惑在空中。

2018年7月8日 星期日

定時服藥

談開藥,我們就會有一個情況,我們生病,醫生會說:你要定時服藥,然後就痊癒。
這在我們修行有甚麼意義?就是佛陀這位大醫王,對我們這群有病的眾生說:你要按照我的藥方(法門),持續實行(定時服藥),這樣你的病(因果業力的苦),就能治好。

大醫王隨病授藥

我們能不能說「某個法門」特別利害?
其實,佛陀說的每一個法,都是隨著不同特性的人而說的,都是為了讓「某種特性」的人,去追求或解惑而說。
不同的生命,各有不同的原因和條件,就像吃藥,藥有許多種,我們能不能說某種藥特別利害?能醫百病?
同一種藥,不同分量,不同藥材質量,病人體質不同,病情的深淺,藥效就不一樣。對某個人來說,某種藥對他特別有效,但對另一個人,可能就是藥不對症,藥效就稍差了。
所以,我們要明白,為甚麼說佛陀是大醫王,就是這個道理。
藥是有效,各種藥都能治病的,但是有局限的條件,某種藥是針對某種病而設的,故此就不能誇張地說某種藥特別有效,只能說醫生開的藥方都是有效的,都是平等的。

修行的境界

若果我們堅持行某種善行,到達某種果位,大家認為會是怎樣的?
真實的情況,在三十六道品中已經說得清楚,每一個階段,修行人都會「感到」某種「心情或者外在環境的變化」,但這一切,外人看來,其實並沒有甚麼特別,就和平常人一般。
所謂得道,到最後,有沒有甚麼實質的東西得到了?其實也說不上得到甚麼,因為最後你會發現,所有東西,都不過是「假的現像」,包括你所謂得道,包活得法。
你能拋開這個「假的現象」,你的精神狀態就可算是得道了。沉醉在這個得道的假象,還是未到最終的階段。
所以,所謂得法,最後無有得一法。

患重病的少年

在很久遠以前,有一個少年,他身患重病,但時刻想念著父母的養育之恩。 他知道自己可能命不久矣,於是非常擔心父母會因此難過。 這個少年,於是每天早上,都默默向佛祈禱,希望佛菩薩加持他的父母,讓他的父母長壽。 少年心裡想:人生苦短,有生就有病有死,世間都是無常,自己也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