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

要教易教的眾生?

我經常聽到有人這麼說:如果我成佛,我當然是要教最容易教的眾生,他們都懂,我不用那麼辛苦。
這個想法,我老想著有點不對勁,這話的重點,好像是「為我的利益出發」多一點,怎麼說呢?我成佛,弟子都易教,我就不用怎麼教了,而他們來成就我。
這是要別人來成就自己,而不是自己去成就眾生。這好像有點不夠慈悲。因為自己不用為別人犧牲,反過來要求別人犧牲來成就自己,這要是成佛了,這意義又是甚麼呢?

小玄譒譯心經

觀自在菩薩,以他甚深智慧,觀察到五蘊(肉身)都是虛空的一部份,他化度一切苦厄,舍利子,是所有有為法的演說者,即是佛,佛就是虛空的顯現。虛空不生不滅,不垢不淨,不增不減。所以,虛空中沒有有形的東西,沒有「感受,思想,行為,意識」,沒有「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」,沒有「形狀、聲音、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