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

要教易教的眾生?

我經常聽到有人這麼說:如果我成佛,我當然是要教最容易教的眾生,他們都懂,我不用那麼辛苦。
這個想法,我老想著有點不對勁,這話的重點,好像是「為我的利益出發」多一點,怎麼說呢?我成佛,弟子都易教,我就不用怎麼教了,而他們來成就我。
這是要別人來成就自己,而不是自己去成就眾生。這好像有點不夠慈悲。因為自己不用為別人犧牲,反過來要求別人犧牲來成就自己,這要是成佛了,這意義又是甚麼呢?

新增了命例「才女」

術數案例,新增了范陽盧師傅一篇新例「才女」,盧師傅這次和大家談談近代的一位大才女-張愛玲。 有興趣的朋友請看看。 http://www.divinehere.com/example/02fanyanglo/17020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