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

不敢被稱為大師

有個朋友常常稱我做大師,我實在不敢認。第一,我不懂術數,實在不敢在眾多大師面前班門弄斧。也實在不敢自稱自己是甚麼玄門學子,可能就是我太老實。
至於佛理,更加不敢炫燿,因為外面談經論道的人,多得不得了,他們都比我高強,我談的只是很基本和簡單的道理,他們談高端大氣的大道理,他們都是大學者,我只是微不足道的皈依弟子,所以呀,老友,還是別叫我大師好了。

業報四種

優婆塞戒經:「是業四種:一者現報、二者生報、三者後報、四者無報。」 業有四種:第一種是現報,譬如殺人被查到了,法律判為死刑確定,就執行槍斃,古時是砍頭,這是現報。又譬如十幾年前所造的善業,蒙受這個善業利益的人是後來很有力量的人,可能兩年、三年後來報恩了,往往因為一個小善業而讓他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