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

香港人自少習慣接受「指令」

各位香港的朋友,大家記得小學中學唸書時的情境嗎?

當老師向同學提問,基本上,不會有人主動舉手,即使被老師點名回答,也不敢回答。

這裡的問題是甚麼?問題是,學生本質是甚麼都不懂的,但同學們都知道一件事,「就是不想被大眾知道自己不懂」。所以不會主動回答,更不會主動提問。課室裡總是一片零靜,學生只顧著「聽」,老師就只顧著「講」,用功點的同學會抄筆記,但到底他們抄完筆記後會不會重看或學懂了,沒人知道,只知道他算是用功。

再後來到了中學,同學們仍然安靜聽書,但更多人聽不進,因為根本沒法理解學懂,而且也不想做功課了,就變成普遍的「抄功課」,大家上學,變成不過是一個循例的行為,沒多少人真心認為在學習,或需要學習。

香港人的集體個性,就是「自知不懂,但更害怕別人知道自己不懂,於是選擇沉默。」大家從小就習慣了接受「指令」,並不強調自主性。這本身對科技創新產業,就先天欠缺人才。

業報四種

優婆塞戒經:「是業四種:一者現報、二者生報、三者後報、四者無報。」 業有四種:第一種是現報,譬如殺人被查到了,法律判為死刑確定,就執行槍斃,古時是砍頭,這是現報。又譬如十幾年前所造的善業,蒙受這個善業利益的人是後來很有力量的人,可能兩年、三年後來報恩了,往往因為一個小善業而讓他...